首页-> 文化动态
-> 部门动态
晴朗的一天——《秋帆乐话,如是我闻》第98期[图]
发布日期:2018-11-05信息来源:宁波文化网浏览次数:作者:贺秋帆/文 司徒伊宁/摄字号:[ ]色调调节:

普契尼专题系列11月4日迎来第三讲,本期沙龙贺老师专门谈《蝴蝶夫人》。

贺老师的话题从《菊与刀》入手,从书中对日本的耻感文化结论入手,在此基础上,再讨论《蝴蝶夫人》里的巧巧桑之死,比较有说服力。关于此剧的来龙去脉,贺老师是这么总结的:最先是皮埃尔-罗蒂的小说《阿菊》,影响了约翰-卢瑟-朗写出小说《蝴蝶夫人》,但他未到过日本,他姐姐是传教士之妻,长居长崎,朗所有的日本知识均来自其姐——她从来往的商人口里听说了真实的故事,1897年,小说在美国大卖,1900年,纽约的剧作家贝拉斯科将其搬上话剧舞台,普契尼在伦敦看到了这个话剧,于是趁热打铁。《蝴蝶夫人》走红的时代因素:整个西方世界热衷于东方色彩的异国情调,日本近代的崛起引发文明世界一探究竟的兴趣。

此剧剧本由伊利卡和贾科萨合作完成,1904年2月17日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首演,大败,只演一场就撤了。经托斯卡尼尼提议修改——把第二幕分成两场,中间加了一首哀愁气息的间奏曲,并修饰了管弦乐部分的配器,同年5月28日在布雷西亚大获成功。普契尼在首演后说,“无论他们如何起哄,这都是我的杰作,它必将风靡全世界。”他说对了。在普契尼的作品系列里,《蝴蝶夫人》的地位也与角色对作曲家之擅长之间的吻合有关,善于尝鲜的普契尼,总是紧跟潮流,在题材上领先一步,收取商业上的成功,但是归根结底,他的为世人所欢迎,还是在于其人物的弱与烈之间的平衡,有着最广泛的社会基础,一味娇弱和一味刚烈,都不是理想女性形象,也都难以具有生命力。

thumb_5bdfb62631975.jpg

此剧目前流行若干种歌剧电影版,以74年出品的卡拉扬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、弗雷妮、多明戈主演的最负盛名,但1995年法国出品的另一个电影版因为集合了中国声乐家黄英、梁宁、范竞马而受人瞩目,本期沙龙的剧情梳理部分,贺老师就是依照95版为线索。此剧在文学性上之所以比较客观,是因为它对蝴蝶夫人之死,有比较客观的基于文化背景层面的理由揭示。显然,在巧巧桑看来,她的死因包含——经济困顿,永失我爱,宗教信仰破灭,神并未保佑,且自动放弃自己的宗教,被家族遗弃,无法给孩子一个体面的未来,武士之女的身份,“她是认真的”,以及立身信条——苟活不如荣耀地死。但是在平克尔顿看来,这些没有一条站得住脚,原著小说里写到,“日本人告诉巧巧桑如何死,平克尔顿告诉巧巧桑如何快乐地活下去。”所以此剧最大的看点,其实是文化之争,文化碰撞。

下期11月11日,为普契尼专题收尾,欣赏《波希米亚人》。

(宁波市图书馆)

分享:
     
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关注"文化宁波"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